天天彩票软件|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
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嗩吶聲聲散文閱讀

短篇散文

嗩吶聲聲散文閱讀

更新時間:2019-10-17 20:03 手機版

嗩吶聲聲散文閱讀

  題記:昨天又夢到了童年時代的嗩吶聲,嗚嗚咽咽 ...... 醒來后就再也不能入睡了。于是,寫了這一篇小說。兒時的記憶,真實的生活,一一再現。

  

  小時候,一聽到那悠揚的嗩吶聲,我就立刻拔腿就往培培家跑。他家離我家大約五十多米,中間隔著一大片竹林。站在他家最里面的木樓窗戶下,靜靜地聽著里面飄出來的,悠揚的嗩吶聲。聲音蒼涼而憂傷,不知不覺中,我就滿臉淚水了。直到嗩吶聲停下來了好久,我才戀戀不舍地往回走。

  培培驕傲地對我說,吹嗩吶的是他的小叔。他的小叔是一個木匠,一直都在外面干活,很晚才回來,吹了一會兒嗩吶后就睡了,第二天很早又去別人家里干活了。所以白天一般是很難看到他的,我也一直沒有見過他。我經常踮起腳尖,想看清楚里面吹奏的人,由于個子太矮,幾次努力都失敗了。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著:在里面吹奏的,一定是個很英俊很瀟灑的白衣男子!最起碼比培培那個滿臉肥肉的爸爸帥氣多了!

  有一天,一個靦腆而憨厚的年輕人來我家來做木器家具。媽媽告訴我:“你最想看到的,培培那個吹嗩吶的小叔就是他!”

  我大失所望,因為他長得一點也不帥,眼睛還一只大一只小,甚至給我有丑陋的感覺。不過,我還是很喜歡聽他的嗩吶聲,照樣在漫天星空下,赤著腳穿過竹林往他家跑。聽完嗩吶后再在螢火蟲的陪伴下,回家洗腳睡覺。

  后來,嗩吶聲慢慢就不那么憂傷了,變得歡快了起來。我反而不那么喜歡了,就慢慢減少了去他家的次數。大約是讀五年級的那年寒假,我正在寫作業,他上門來了,說要結婚了。女方有很多嫁妝,請媽媽在結婚那天去幫忙煮飯,請我那天去幫忙挑凳子。

  媽媽問他是怎么把人家的寶貝女兒騙來的?他紅著臉,扭捏了半天。原來,他在那戶人家做木工,那戶人家的小女兒就看上他了,老是問他家里的情況。后來,活兒干完了,結完了工資。他挑著一擔木工工具走了出來,走了大約二三十米遠,女孩就追了過來了,對他說:“你回家請人來說媒吧,我要嫁給你。如果到了后天,媒人還沒有來,我就死給你看。”他莫名其妙地想問她什么,女孩已經紅著臉跑開了。

  他就真的請媒人過去了。后來,又去那戶人家干了一個多月的木工,給那個女孩做陪嫁的家具。當然,這次是沒有工錢的。

  結婚那天,我挑著兩個凳子,一馬當先,沖在接親的隊伍最前面。押夫的管事急壞了,偷偷地給我塞了兩包當時農村很時髦的,七分錢一包的經濟牌香煙,請我把速度放慢點。當我們氣喘吁吁,把嫁妝抬到后,由于沒有受到一點點損壞。吃飯的時候,新娘子就親自出來給我們發煙了,我這才第一次看到了新娘子。長得嬌小玲瓏,白白凈凈的,特別漂亮。不知怎么的,我老是覺得新郎太丑了,配不上她,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,太可惜了,心中滿是失落。可新娘子不覺得,一臉幸福地笑著。

  

  結婚一個月后,培培家就分家了。由于培培的爺爺死得早,家里就是培培的爸爸和他小叔兩兄弟。農村里的習俗是長兄長嫂當爺娘,因此,分家實際上就是培培的爸爸說了算。新房子全部都給了培培家,家里的家具和糧食也全部被培培的媽媽搬走了,并上了一把大鎖。小叔只分得了最里面的兩間空蕩蕩的破木板房。分家后,新娘子就哭著回娘家了。

  培培的小叔一直沒有吭聲,也沒有去接回自己的婆娘,他又恢復到了以前的生活。白天去別人家里干木工,晚上回來嗚嗚咽咽地吹著自己的嗩吶。吹一陣,嘆息一陣,再吹一陣,再嘆息一陣,就這樣,一直到了深夜,才上床休息。

  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跟培培鬧翻了的,我指著他的鼻子罵道:“你的爸爸黑心,你的媽媽也黑心,你們一家都是黑心鬼,你們家把糧食全都霸占了,你讓小叔一家人吃什么?喝西北風?你以后也是一個黑心鬼。以后你都不要跟著我跑了,我看著你都很惡心!”我還發動全班的同學都不理他。

  一個月后,培培的嬸娘回來了。她的三個哥哥每人挑著一擔糧食,爸爸挑著一對小豬仔,把她送回來了。那天是清晨,培培的小叔正準備鎖門后出去干活,突然看到了婆娘正站在門外對著他笑著,一下子就呆住了,蹲了下去,抱著頭大哭了起來。岳父走了過來拍著他的肩膀說:“年輕人吃一點苦沒關系,只要兩個人和氣,不懶,以后日子會紅火起來的。”

  從此以后,培培的小叔不再吹嗩吶了。兩口人省吃儉用,拼命地干活,日子很快就好了起來。培培的嬸娘原來白皙的皮膚曬得烏黑烏黑的,卻每天都笑個不停。一年之后,他們生了一個兒子。又過了兩年,又生了一個兒子。

  培培的小叔攢了一點錢,在岳父的支持下,準備建房子了。他的那棟木板房一共有三間,自己的兩間木板房在最里面,外面的一間木板房卻是培培爸爸的,他同哥哥商量,請求把這一間木板房也賣給他,或者一起拆掉。因為木板房是一個整體,拆掉兩間,另外一間肯定是要倒塌的。培培的爸爸卻不肯,說他的木板房現在立在那里,好好地,為什么要拆?為什么要賣?

  培培的小叔沒有辦法,請了村委會的人來調解了好多次,還是沒有能夠調解下來。培培的爸爸說了,如果拆房子的時候,把他那間也拆倒了,就要十倍地賠給他錢。

  房子在原址沒辦法建了,培培的小叔悶悶不樂。晚上,干完活回來,又開始嗚嗚咽咽地吹起了嗩吶。

  

  那段時間,培培的小叔也找了好幾塊建房的地皮。由于當生產小組組長的哥哥的刻意阻撓,都沒有能夠審批成功,兩家的矛盾就越來越大了。一天,培培的嬸娘終于忍耐不住了,同培培的媽媽大吵了一架。從此以后,兩家人就不講話了,路上碰到了也是橫眉怒目。

  這年夏天,去年冬播種的小麥開始收割了。不知道培培小叔從哪里搞來的麥種,他家的小麥特別好,麥穗有兩寸來長。左鄰右舍都把大米先背到他家里,說好了在脫粒后,再來換麥種。培培小叔也沒有出去干木工活了,同婆娘一起下地搶收小麥。

  中午,天氣特別煩熱。培培的嬸娘背著比她人高大得多的麥捆,從培培家曬場邊上走過。培培的媽媽搖著蒲扇出來,看見了,大怒,罵道:“死婆娘,前幾天你不是還很了不起,罵人的嗎?怎么現在還要從我家曬場經過?”跑了過去,使勁推搡了一下。培培的嬸娘就連人帶著麥捆,骨碌碌滾到了旁邊水溝里。

  培培的嬸娘氣極了,從水溝里爬了起來,沖了過去,兩個人扭打了起來。她雖然人長得嬌小,但由于天天干活,力氣很大。很快就把嫂子按到在地上,騎在了她的身上,結結實實地揍了她幾下。這時候,培培的姐姐拿著一條扁擔沖了過來,兩扁擔就打在了她的肩膀上。培培的嬸娘怒極了,一手抓住扁擔,一手擰住侄女的頭發,把她也搡倒在地了。然后,舉起了扁擔,哭罵道:“你們太欺負人了,我今天同你們拼了!”培培的爸爸出來了,吼道:“我的女兒還只有十六歲呀,你還打我的女兒!你還打我的女兒!我要你們全家都死光!”這時,培培的小叔挑著一擔麥捆趕到了,嚇壞了,趕緊丟下扁擔,上前搶過了老婆高高揚起的扁擔。

  打了這場架之后,培培的嬸娘肩膀腫起了好高,不能收小麥了。就捎信回娘家,娘家派來了她的三個哥哥,幫她在村里辦了一個砍伐證,砍了一大片蘭竹,把竹林里的那條小路加寬成能背著柴火、麥捆自由進出的通路。這樣,他們家以后都不用再從培培家曬場邊上經過了。她的哥哥們幫她把小麥全部搶收回來之后才回去。

  麥收后,培培的小叔用一百五十斤麥種,另加一塊八分面積的上等山地,換取了鄰組一塊滿是巖層的荒坡。他一有時間就去那個荒坡一鋤頭一鋤頭挖著。一年之后,終于讓他挖出了一塊大約六分地面積的地基。在上面建了三間土磚瓦房,全家高高興興地搬了過去。媽媽帶我過去看望他們的時候,培培的小叔高興地說:“現在終于安靜了。”他拿出嗩吶,嗚嗚咽咽地狂吹了一起,像個小孩子一樣。

  

  培培的嬸娘又執意生了一個女孩,原因是培培的媽媽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。她只有兩個兒子,所以也要生養一個女兒,她決不能讓哥嫂給比了下去。為此,她還同男人鬧過矛盾,回娘家住了半個月。女兒滿月后,計生辦的人就過來罰款了,開價兩萬塊。她把男人推到了里屋,說:“我家里就是這些東西了,你們看中了什么就拿什么走吧!”

  計生辦的人本來是要拆房子的,但房子不值什么錢,而且又建在山崗上,拆下來的木料、青瓦還要請人背下山去,劃不來。就拉走了豬圈里的三頭大肥豬,牽走了放養在旁邊山上的四只羊。豬圈空了三個月后,就到了年底,岳父用手扶拖拉機給他們家送過來了三頭大肥豬,熱熱鬧鬧地過了一個年。

  培培的小叔積攢了一些錢,想造一棟好一點的房子,卻遭到了婆娘的強烈反對。培培的嬸娘說房子現在能住,還是先把錢存起來,等孩子大起來后再造房。于是,造房的計劃便無限期地擱置了起來。

  大兒子讀書成績不好,初中沒畢業就綴學了。這個家伙人長得很帥氣,也很聰明,就是干什么都懶心懶意,游手好閑。二兒子繼承了爸爸的相貌,眼睛也是一只大一只小,長得不好看。高中畢業后,跟著爸爸學了三個月木匠后,又特意去學了三個月漆匠。然后,就鼓動爸爸租下了空閑多年的村辦小學校舍,辦起了家具廠。生意很是紅火,家具供不應求。再后來,經過全家人的一致同意,培培的小叔就把家長的權利移交給了頭腦靈活的二兒子,里里外外全由二兒子當家做主。小女兒繼承了媽媽的所有優點,在學校里就是公認的校花。大學畢業后,在廣東一家外貿公司上班,男朋友是他們公司的部門經理,據說也是高她三屆的學長。

  去年回老家。我發現他家占用了公路邊的一大塊上等水田,建起了一棟漂亮的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樓房,很是氣派。一樓是三百多個平方的家具生產車間,旁邊還有一溜平房,是木料儲存間和車庫。二樓和三樓是住房。

  喝酒的時候,培培的小叔告訴我:“以后這里將全是家具廠廠房,住房已經準備另外建了。我們只是暫時住在這里。”

  “您還經常吹嗩吶嗎?”我問道。

  他說:“現在,家里是二兒子當家做主,臟活重活,他們已經不讓我干了,只讓我做一些技術層面上的指導。所以,空閑的時間是越來越多了。晚上如果沒有事情,他們一般都在二樓看電視,我就同娃他媽坐在樓頂上,對著漫天的星星,幽幽地吹著嗩吶。有一次,吹完嗩吶,我發現娃他媽滿臉都是淚水。唉,時間過得真快,日子好起來了,我們這才發現,不知不覺,我們都老了。只是這輩子苦了娃他媽。一直到現在,我還沒有好好地待過她一天呢!”

 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,原來那個嬌小玲瓏、嫵媚動人的新娘子,已經滿臉皺紋了。原來烏黑發亮的頭發,也白了很多。她端著兩杯泡好了的熱茶走了過來,放在了我們面前,對著自己的男人柔聲說道:“老頭子,少喝點,別喝醉了。”

天天彩票软件 北京11选5 月球探秘 青海11选5 台湾棒球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彩 188足球比分查询 极速十一选五 广西快三 美国棒球比分有平局吗 山西11选5 混合过关 7m篮球即时比分网 广东十一选五 福建快三 中国竞彩即时比分直播 快乐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