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彩票软件|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
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墨散文閱讀

短篇散文

墨散文閱讀

更新時間:2019-10-16 12:08 手機版

墨散文閱讀

  一、

  雪小禪說,墨亦可用來聽。如聽古琴。那古琴或可是焦尾琴,或可是俞伯牙彈給鐘子期的高山流水。聽墨時心必寂寂,浮躁的心聽不了墨。

  我喜歡聽墨。越古老的墨,越值得一聽。老墨,因為老,有歲月的沉香。墨如酒,老的好,越老越醇厚。太新的墨,有煙火氣,嗆人。在空寂無人的靜夜,靜坐書房,清空雜念,耳凈心明。持卷在手,最好是線狀的冊頁,古而舊。

  墨,不是墨。而是一個個峨冠博帶書生,隱居世外的僧道,焚香沐浴后,端坐深山,錚錚的琴音,隨著清風,順著流水,攜著白云,裹著花香,穿越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時空,迤邐而來。墨是江山,也是心魂。

  師弟三雄喜歡收藏古硯,與我一樣,愛墨成癡。傳說古代的老墨,加了麝香,珍貴得只能收藏,只有主人重病時,才肯刮下一點粉末,做為藥引。因為歲月的滄桑,心性早已淡然,那種香味更加沉了下去。放在鼻尖輕嗅,放在耳邊靜聽,早已寂然無聲。老墨,如老僧,心靜如水,波瀾不驚,似乎早已聽不見什么了。只有空寂和虛靜。

  我愛極了這種空寂與虛靜,仿佛一顆寂滅(涅槃)了的心,就是我們說的死了吧。但墨并沒有死,用指彈去,有鏗鏘的金屬音,傲骨錚錚。持在指端,在硯中潑上水,古墨配古硯,仿佛一對舊情人,那樣契合,琴瑟和鳴,相濡以沫。

  墨入紙,如入金石,鏗鏘有聲。銀勾鐵畫,劍拔弩張,人世間的爭斗與豪情,都在墨里。在甲骨文、金文里聽青銅器雄渾的鐘鳴,在篆體里聽臨風起舞,衣袂飄飄,在隸字里聽廟堂莊嚴,山野清風......

  聽墨,聽的是一顆心。墨的聲音,就是自己的心音。從顏真卿處聽博大,從柳公權處聽傲骨,從歐陽詢處聽靈秀,從徐渭處聽癲狂。從魏碑中聽金戈鐵馬,從樓蘭殘紙中聽率真,從敦煌莫高窟里聽飄逸,從斷壁殘垣里聽曾經風流過的滄桑......

  聽墨,亦是聽雨。捧一本書,久讀倦怠,掩卷凝神,只用耳聽。那字里的墨便流淌起來,升騰成氣,凝結為雨,行走三月的杏花里,磅礴在盛夏的芭蕉上,淅瀝在深秋的荷殘里......

  聽墨,更是聽雪。雪落無聲。只有冷。雪落江南,掩蓋了舞榭歌臺,花草樹木。遠山,白里帶青;近水,蒙著煙,含著霧,隱隱冒著熱氣。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老掉了的漁翁,住在《寒江獨釣圖》里面,空曠,孤絕,除了寂靜,還是寂靜。有時甚至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老僧,在禪房里打坐,慈悲,清靜,愛恨已并不重要,得失已并不重要。

  聽墨,也是聽月。月色如水,帶著鄉愁,淌著情愛,人世間的悲歡,都在墨里。墨還會唱啊。明月如霜。墨唱著秦腔,便有了獵獵的風,飄搖的旗,嘶鳴的馬,撞擊的金戈。墨有時也會唱起黃梅小調,便會聽見青樓女子、閨閣少女的嬉笑與哭泣。“年末更識荒寒味,寫到湖山總寂寥”。雪小禪寫晚年的陸小曼,那墨里只有刻骨的惆悵,無限的孤獨,永遠也不會干的時光,泣著淚,帶著血。

  是啊。墨,不忍聽。也不敢聽。

  聽墨,也是有講究的。與王羲之聽墨,該在蘭亭,曲水流觴,悟宇宙之道,生死之大。與李太白聽墨,該高臺之上,摘星攬月,快意瀟灑。與張旭、懷素聽墨,該在狂風暴雨,雷電恣肆的古寺醉僧樓上,筆走龍蛇,吞吐八荒。與東坡、山谷聽墨,當登臨赤壁,劃一葉扁舟,把酒臨風,衣袂飄舉......直到不再講究了,在茶館酒肆,僧廬茅舍,粗陋街巷,隨意一躺,可有可無,可聽可不聽,那就通禪了。

  聽墨,聽的是古意。心不老,聽不懂。心老了,卻聽不動了。人書俱老,只有蒼涼,那蒼涼里,筆筆都是老干新花。

  人生往往是,墨老了,心也老了。聽著聽著,就天地一片蒼茫了。

  

  我想與墨為侶的人,定然有一顆孤獨的心。半生時光,都給了墨,連骨子里,都有了一股淡淡的墨香。舉手投足,也都有了墨韻。腹有詩書氣自華,長與墨為伴的人,都有一種不一樣的氣質,那種氣質就是書卷氣。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。我喜歡常年與墨為伴的人,喜歡嗅他們身上的書卷氣。

  近墨者黑。我是黑透了的。許冬林說,是黑的魂。黑得不能再黑,黑成了死的樣子,就是墨了。

  我是一個禪者。我說過,所謂禪,就是活著時享受死了的快樂。這種快樂,是常人無法體會到的。如果全黑了,就枯寂了,也是了無生趣的。就跑到它的對立面,朱那里去。朱與黑的留白,就是白。黑白朱,是中國文化的三原色。一幅字畫,黑色的墨,白色的紙,朱紅的篆刻印章,便有了無窮的意趣。

  記得天津歐體楷書第一人田英章說過,最好的書法家在民間。隱藏于民間,與山村野夫無異,不為名,不為利,筆墨之間,有一股林上之風。人生到最后,比的是境界,而不是學識。學識高,只是博學,甚至是書櫥。境界上不去,再妙也不能通神。

  墨是有風骨的。那種風骨,是經歷世事滄桑之后,沉淀出來的。一種歲月的沉香。古人制墨,多把松枝焚燒成松煙,摻以香料,加以熬制的膠,搗碎,研細,定型。這本來就是一個煎熬的過程。不經歷苦難的人生,就不是完美的人生。東坡與柳宗元、劉禹錫等,不被貶謫,我想這世界上就少了數個文學大師了。

  年少時,挺癡。愛詩如命。卻從沒寫出一首像樣的詩。后來癡迷書法,愛上了墨。數年時間,都在臨帖。又不老實,楷隸行草,古今名貼都涉獵,還要自創一體,不免狂怪。常常是滿屋子里都是墨香,潔白的墻壁因為常貼剛寫好的字,弄得墨跡斑斑。邊寫邊扔,一幅不留。

  墨,是有禪機的。虛,才能滿。舞文弄墨,須空闊的大房子,大教室或是大客廳,或是大禪房。一個人,獨處。心身俱空。只有神,只有韻,那落在紙上的云煙,留下的骨肉幻象,不過是空里的色。寫字一幅不留,才是境界吧。我是這樣做的。沒想到雪小禪的祖父,也是這樣一個怪人。我算他隔著時空的知己吧。一樣喜歡用毛邊紙,一樣不喜歡有人打擾,一樣不喜歡留下筆墨。那是對墨的癡戀,是用墨與心靈對話,與靈魂共舞,與自然宇宙合一。墨是知己,更是情人,與情人知己的私會,那種幸福,不能說,無須說,也不可說。更不喜為外人道。

  

  “墨有香。是冷香。不浮、不膩,聞起來如聞一個清冷書生的體香,但又有人世間的暖意,可親、可懷。”

  這是一個女子心中的墨香。墨香,絕不帶脂粉氣。是一種清,一種冷,一種慢慢滲透,若有若無的近似飄渺,又那么真實的東西。我想,用世上任何花香草香,茶香,酒香,書生女子的體香來形容,一定是俗了的。

  墨香,是一種情懷吧。一種拉著人往天空跳躍的東西。這種情懷,如愛好打坐的高僧,愛好偷香的奇男子、奇女子,是一種癮。癡迷上墨香,俗世的一切,都并不那么重要了。一日不聞墨香,就會發慌,如毒癮發作一般難受。網友杭州美女慧如風,就是一個一日不揮毫,骨子里就癢癢的人。她給自己空間取了一個號,叫窮墨書生。她的空間,墨香襲人,使得她更有底蘊了。

  我見過一個書癡,年歲大了,老眼昏花,看不了書了。只每日,凈手之后,捧著舊書深嗅,仿佛要將那墨香,吸進去一般。墨香,或可以填補饑餓的靈魂,以墨香為食,是另一種高雅了。也許我是一個懷舊的人,喜歡古老的東西。有一個古典的靈魂。老了的墨,在發黃的紙張上,褪去了浮華,淡去了塵煙,更顯純凈了。那種香,緩緩的,徐徐的,由內而外,輕輕散發開來,如歲月的沉香,沒有了燥勁,沒有了沖動,只有了看破世事的淡然與醇厚。

  林散之到老年,兩耳失聰,再也聽不見塵世的喧囂。那樣寂靜。他就如同一塊老墨,失語了的。也如一個禪師,最終無言了。筆下的墨,才枯瘦起來,蒼勁了的。這種蒼勁,又是沒有煙火味的。他的字是無法臨摹的,無論你怎么臨,都不像。

  朋友臨米芾,數十年如一日。就是只得其皮肉,不得其骨與神。問我為什么?我說,你沒有他的顛。張旭的狂放恣肆,又不失法度,后人無法超越。懷素的游龍走蛇,靈動酣暢,也沒有人臨摹得出。懷素的字,不論混在那本書法字典里,我都能一眼看出。這世上,再沒有比他更靈動的字。那是一個孤獨的靈魂,在這個世上,是獨一無二的,誰也復制不了。

  墨,是有韻的。這種韻,就是靈魂的獨舞。反復揣摩,驀然發現,這世上,竟沒有兩個個完全一樣的靈魂。遍觀中華五千年書法,是看一個個孤獨的靈魂舞蹈。有的風流蘊藉,有的瀟灑閑散,有的蒼勁古樸,有的狂放豪邁......

  在某年的中央春節聯歡晚會上,看過《墨韻》這個獨舞。舞臺上鋪滿宣紙,一個舞女,長發染墨,在宣紙上翻滾騰挪,頃刻間,白紙上,一片墨色的煙云。空間相冊里,我也轉載過數張女子舞蹈的圖片,也叫《墨韻》。是用毛筆潑墨而成,栩栩如生,呼之欲出,就如那年在晚會上獨舞的女子一般,鮮活的生命撲面而來。

  墨是有色的。墨色是世上最妖嬈的顏色。她的風流,勝過世上最絕色的男子女子。這種妙,不可言。只有深陷其中的墨癡,才感覺得到。

  

  大凡學書的人,都有眼高手低之嘆!自己的靈魂畫不出。簡簡單單的墨,可以勾勒出心中的萬里江山,那花是心之花,那草是魂之草,那煙樹小舟,深遠山水,云煙深處的僧廬茅舍,無不是靈魂深處的私密囈語。

  墨,是通往靈魂的符號吧。人生,在走向靈魂的路上,是一個不斷前進,不斷舍棄的過程。02年,特意到坐了六個多小時的火車,與墨友專門到長沙博物館看了“北京·湖南書法家作品展”,數百件頂級書法家的作品里,卻沒有一幅自己滿意的。

  早年愛極了懷素的《自敘帖》,日日臨摹,睡覺也要抱著睡,可是數年過后,又覺得那些線條太過單薄,撐不起自己的靈魂。一路涉獵下去,徐渭的太狂,顯得聲嘶力竭。董其昌的太柔弱,顯得嬌媚。趙孟頫的太媚,顯得俗。王獻之的,略顯小氣。唯有王羲之,雍容大度,瀟灑風流,又蘊藉含蓄,卻支撐不起大字書法龐大的架構。王鐸的大字行書,有磅礴之氣,卻是狹隘了的。歐陽詢間架嚴密,卻有小婦人的拘謹習氣。柳公權瘦勁硬挺,字放大了結構不穩。顏真卿雄豪大氣,卻失之臃腫。一路細觀下來,天下竟沒有完美的書法。

  墨,還真難弄。所以要寫出自己滿意的字,幾乎沒有可能。往往是今日滿意,明日咋看,都不順眼了。

  繪畫也是一樣,展覽館里當代人的山水花鳥,大多是一些墨團。看了沒有美感,反而添堵。但頗喜歡大師們的畫。豐子愷的佛,齊白石的蝦,張大千的荷,徐悲鴻的馬,再古一點的宋代米家山水,墨中有一股靈性,有超凡脫俗的美。但每個人都是有缺憾的,殘缺即完美。真正的大美,還是在墨中,墨未曾洇開的時候。洇開就殘缺了,如同這個世界,一誕生,就充滿遺憾了。但這遺憾,并不是遺憾,而是另一種完美吧。

  中年習書,再沒有先前的狂熱了。知道了慢,也懂得了從容,可有可無,不那么癡了。放空心,放松筋骨,一管筆,一硯墨,幾張宣紙,不再有自己的思想,也不想自成一派。每一種字體,每一個大師的書法,都覺得美。一家一家地,一路臨摹下去。不排斥,不縱容,不帶自己的情感,也就無我之境。無我,才能真正體會到墨里的情懷,與墨里的靈魂交融,原來他們都是通禪的。就如一佛,幻化出億萬身而已。真我,本是一個。

  墨有心,也有魂。墨香染進光陰,最重要的是細節。墨本是一團,因為準確,才有了力度,也有了靈氣和神韻。不狂不燥,每一筆都脈絡清楚,細細交代。墨是聽得懂音樂的,放一段佛教音樂,墨就變得慈悲清靜。奏一曲高山流水,墨就變得高雅脫俗。吟一曲流行愛情音樂,墨就變得纏綿多情。來一段搖滾樂,墨就變得癲狂激烈。

  墨也永恒。古字畫中的墨跡,過了千年,依然黑亮如新。仿佛千年前的樓蘭女子,依然黑發紅顏,肌膚依然富有彈性,似乎還流動著血液,有著柔情的脈搏和動人的溫度。愛上墨,如愛上古詩詞中浪漫而多情的書生少女,與他們一見傾心,不自覺陷落進去,忘情神交一番。

  一支青梅,幾支殘荷,供在凈瓶之中。多少夫妻,紅顏知己,在簡陋的房舍里,遠離俗世繁華,相濡以沫,紅袖添香。曾經的驚濤駭浪,苦樂年華,都在墨里沉淀下去,只有靜,只有這可依可附,可以寄放靈魂的枯墨淡墨了。墨,如茶,也如涅槃了的心,遇水則化,機緣成熟,便借紙還魂。許冬林說,是啊,看墨在紙上逶迤遠走,真像是老僧修煉后轉世,或為云霞,或為江水,或為寒山,或為竹木花草……他只有一個靈魂,卻有千百種身體。他真自由。他真慈悲。只有老了,老得很老,才有這樣的自由和慈悲吧。

  老了,是真的老了。老了才讀得懂墨。我知道很多高僧都是愛墨的。他們遠離紅塵,卻喜歡與墨有染。那筆下的江湖,山野,文字,佛像,都透著禪機。滄桑,厚重,內斂,慈悲,簡靜。墨在禪坐,也在紙上游走,苦禪了開出了花,旖旎成一個個水墨江南的春天。他們的心魂,并不是枯萎了的,而是春暖花開的。

  墨透紙背,才有骨力。墨因水洇開,才有韻味。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清貧,入得了紅塵,又出得了世外。一壺禪茶,一身布衣,青山綠水間,忘卻身前身后事,只把一顆赤子之心,沉下來,在墨里得到凈化,完成靈魂的皈依。做一個水墨江山的子民吧,也挺好的。

  黑得死了似的,死就是生。人生多少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  這就是墨呀。幽靜,深遠,簡單,孤獨,卻又包羅天地萬象。

上一篇:暗戀散文閱讀 下一篇:尋源散文閱讀
天天彩票软件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无法播放 山东11选5 竞彩竞彩比分直播 内蒙古时时彩 上海快3 皇冠足球指数名称 腾讯分分彩 宁夏十一选五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网球 亿客隆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 天津快乐10分 雷速体育直播间好赚吗 足球直播比分网 体彩 澳门足球指数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