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彩票软件|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
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尋源散文閱讀

短篇散文

尋源散文閱讀

更新時間:2019-10-15 12:04 手機版

尋源散文閱讀

  曾有一段時間,覺得人生就像是在拍一張照片,從無到有,從底片到顯像。人生的過程就是在給照片上色,絢麗多彩的人生是彩照,單調蒼白的人生是黑白照,等到哪一天老了,全都退了顏色,重新回歸成一張底片,白的頭發,白的眉眼,暗淡了容顏。底片一旦曝光,就再也洗不出原來的模樣。就如同人的一生,消失了,再也不會重現,誰還能想起你是誰,你長什么樣。都說唯有源頭活水來,我的源頭在哪兒,怎么都覺得自己像一汪死寂的潭呢。

  把牢騷跟死黨一發,死黨罵我,整個一山妖成精,缺少人間鍛煉。野野的性子,什么時候變得多愁善感了?最后給我歸納的病癥是:偶犯神經病,孩子一走,無聊空虛,典型的更年期綜合癥。她說哪一天出去走走,散散心就好了。

  于是在我毫無準備的某一天,死黨拉著我走進了郊外的一座深山。說是我修行不夠,該進深山老林重新修煉修煉。

  走上山路,越走越深,越走越往下,是一個長長的大慢坡。山路像是被神工利斧劈出來的,兩邊都是陡峭的土山,路就在山底。人走在這樣的路上,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。周圍特別的寂靜,偶爾有放羊人的鞭子聲從上面傳下來,伴著羊兒奔跑咩咩的叫聲,顯得山林更靜,更幽遠,心里也是安靜的,煩亂的躁動沒有了。

  我跟死黨開玩笑說;我是不是真是山妖成精啊,怎么一進深山有種回歸的感覺呢。死黨笑罵我:就說你缺少修煉嗎,走吧走吧,看看有沒有座古剎能讓你容身的,真有你就住那得了。我說:你還別說,煩亂的時候還真有過這想法,與綠水青山為伴,與大海為鄰,看日出日落,潮漲潮汐,多好啊,少了許多煩心事。死黨說:真讓你住深山,你就想出來了,你沒見山里人都想走出來呢。深山古剎隱居,那是被逼無奈。誰又逼你了,你又消沉又感慨的,只不過是累了,累了就歇歇唄。我保管你玩累了,就想回家了。兩個人說說笑笑,走進了山腹。

  一條小溪橫在眼前清澈見底,像不知疲倦的孩子,歡快的流淌奔跑,無憂又無慮,看著它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童年。往四處望望,山崗高高低低,樹木蔥郁,看不出有人煙的跡象。我正伸著個脖子四下瞅呢,遠遠傳來說話聲。我們尋聲望過去,看見有兩個婦女端著大盆的衣服,分花拂柳往小溪邊走來,邊走邊說笑,真是應了那句,深山不見人,但聞人語響。

  洗衣服的婦女都很年輕,身穿長裙,盤著頭發,有點像電視里看到的傣族姑娘。我悄悄用手捅捅死黨:是不是穿越了,怎么感覺有點像古代,你看她們還用棒椎洗衣服呢。死黨一撥拉我:一邊去,真神經病了你。打了個照面,說了幾句話,語言并不陌生,都能聽懂,才確定確實是現實中人。心里多少有點失望,真穿越了多好啊,免得回去了。

  我們跟來人問了,哪里有旅店,哪里有村落,這條小溪長不長,人家都一一做了回答。心里有數,就敢接著往里走了。我和死黨順著小溪往里走,走了一段路,我問:咱倆干嘛去呀?死黨瞪我一眼,出來玩兒的,能干嘛,順著小溪找源頭唄。奧,我答應了一聲。答應完了,感覺不對,就說:找源頭是找水從哪流出來的,咱這順著水走,是找小溪的去處呢。唉,不對,不對啊,咱得往回走。死黨說:誰說順水就找不到源頭,沒準去處就是源頭呢,反正出來玩兒的,走吧走吧。連拖帶拽,我又跟著她繼續往前走。

  小溪一路向前,漸漸變寬,變成了一條熱鬧歡騰的小河,水面寬了,容納的也多了,有魚,有水鳥,有青蛙,還有荷花水草綠樹,荷花水草又引來了蜜蜂,蜻蜓,蝴蝶和各種飛蟲,小溪匯成的小河很熱鬧。我感慨的說:真是有源頭好啊,你看生機勃勃,多喜人。人要是有源頭多好啊,就能永遠快樂不老了。死黨說我:還沒過來勁兒呢,你可真行。唉,不過這小溪變成小河的源頭了,有點兒意思,聽我的沒錯吧?再往前走,肯定還有奇跡。

  盼著奇跡出現,我跟著她接著尋源。熱鬧的小河還有一條出口,贏溢出的水繼續往前流,彎彎曲曲流出了很遠,中途又有幾股山泉,小溪匯在一起,變成了一汪深沉的潭,水面更寬,水也更深,幾條船兒停泊在岸邊,船上有人上上 下下,在忙著搬東西,有老人坐在船頭撿拾著什么,淘氣的孩子在玩鬧,幫著倒忙,時不時惹來幾聲大人溺愛的笑罵,呵斥。

  深潭是船兒停泊的港灣,它背靠著大山,一頭連著大海,一頭連著小河,百川,海是它的源,它是海的依戀。誰又是海的源?小河,小溪,百川,還是那深沉的潭?它們本就相連。雖然我看不見,雖然那么遙遠,雖然還沒有找到小溪的源,但我卻信了死黨的那句話:小溪的去處就是它的源頭。

  看著眼前這安靜祥和忙碌的畫面,我忽然明白了:老人,孩子,戀人,親人,朋友,互為依戀,互為源。我們和家是他們的港灣,他們是我們的源。

  玩累了,夜晚宿在山下的客棧,自己拍了一張照片,沒山,沒水,沒背景,就一個頭像,自信的笑容,巧笑嫣然。我的手機沒有前攝像頭,自拍的時候什么都看不見,只能摸索著摁一下快門,留下那一瞬間,拍出來的效果卻很好,是心里真明朗了,還是有了死黨這樣的心源。

  把手機拿給死黨看,她說:這還有點山妖的影子,傳給我一張,留做紀念,這可是個分界線,年輕和老人的分界線,等老了再拿出來看看。

  正看著呢,手機響了,打完電話,我說:明天回家吧,我好了,不用修煉了。她笑著說:這么快,不玩了?我說:我倒是想玩呢,家里有船要靠岸了,我得為他們牽纜,我得穩住漂泊的船。還得過凡人的日子啊,當不了妖,也成不了神仙。改天再跟你尋源吧。她說:有事就回唄,尋什么源啊,其實,家才是心的源頭。我說你是我的心源,新鮮的新。我們都開心的笑了。我覺得我已經找到了小溪的源頭。

天天彩票软件 电竞比分直播app 足球即时比分捷报比分 篮彩 竞彩足球比分 江西多乐彩 快乐扑克 美国棒球比分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多的获胜吗 亿客隆彩票首页 旧版新浪北单比分直播 吉林快3 河北十一选五 广东快乐十分 足球比分直播吧 实况nba比分预测 黑龙江22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