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彩票软件|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号码查询
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

讀后感

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

更新時間:2019-10-17 20:15 手機版

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

  《念奴嬌·赤壁懷古》是宋代文學家蘇軾的詞作,是豪放詞的代表作之一,下面是小編帶來的《念奴嬌·赤壁懷古》讀后感,希望你喜歡!

  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(一)

  看《赤壁》,那江流澎湃,波瀾壯闊的場景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伴隨著那一系列熟悉的人物,那許多運籌帷幄,出奇制勝的戰爭故事,我的思緒一下子就飄向了那個英雄倍出的遙遠年代,而蘇軾的這首千古絕句更是令我心靈震撼,久久無法釋懷。

  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”,作者一開頭就描繪了奔騰洶涌的長江水,并且把江山,歷史,人物合寫,將讀者從眼前壯景帶入千古興亡的歷史氣氛中去,感受風流人物的非凡氣概,體味作者佇立江邊對景抒情的壯懷。“故壘西邊,人道是,三國周郎赤壁”,由泛泛的對江山,人物的感想,歸到赤壁之戰的具體史跡上來。

  穿空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“,三句正面寫赤壁景色,驚心駭目。詞中把眼前的亂山大江寫得雄奇險峻,渲染出古戰場的氣氛和聲勢,令人聯想到當年赤壁鏖戰的壯闊場面。”江山如畫,一時多少豪杰!“詞人不由得發出感嘆:錦繡的河山,美麗如畫,那時候,出現了多少英雄豪杰!

  公瑾當年,小喬初嫁了,雄姿英發”,下闋從周瑜寫起,寫得具體,豐滿:剛剛娶小喬為妻的周瑜,春風得意,英姿煥發。“羽扇綸巾,談笑間,檣櫓灰飛煙滅”,周瑜手中揮著羽扇,頭上系著綸巾,一身儒將裝束,風度翩翩。談笑風生中,就使曹軍船艦燒為灰燼。

  “故國神游,多情應笑我,早生華發”,這三句,作者由懷古而轉入個人身世的感慨。“故國”,指赤壁古戰場。“故國神游”,即神游故國,是說三國赤壁之戰和那些歷史人物,引起了自己許多感想,好像靈魂向古代游歷了一番。

  赤壁大戰的時候,周瑜才三十多歲。蘇軾寫這首詞時,已經四十七歲了,不但功業未成,反而謫居黃州。此次游覽赤壁,壯麗江山,英雄業績,激起他豪邁奮發的感情,故謂“多情”。然而,仕途坎坷,年華虛度,壯志難酬,自己又能怎樣呢?故說“多情應笑我”,即笑自己自作多情。

  “早生華發”,即白發早生,表面上是說年歲已大,實際上是感嘆光陰虛度。

  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(二)

  大江東去,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。”這東去的江水沖盡了往昔的風流故事,卻化不開詞人心頭的一片苦悶。一切隨波而逝,惟有今人懷古思念時的惆悵與無奈。

  “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”月光下的江水似乎憤怒了,這滔滔江水擊打的何只是水中亂石,何只是綿延江岸;卷起的又何只是層層江浪,陣陣風波?遙想三國赤壁之戰,決戰決勝的少帥周瑜,何等瀟灑、何等睿智、何等意氣風發!再想今日的自己,空有一腔報國熱血,卻壯志難酬。于是這奔流不息的江水卷起的是心中難平的心緒,拍打的是仰慕英雄卻悲嘆一事無成的心靈,穿空的是此時慨嘆人生失意的精魂!

  “人生如夢,一樽還酹江月。”這,就是蘇軾:一個永遠屹立不倒的人,終將心緒撫平,笑看世間潮起潮落。一杯酒祭奠英雄豪杰,仍不便愿與英雄豪杰為伍的壯志雄心,也祭奠自己逝去的年華,實現這未殆盡雄心壯志。

  蘇軾這個一生沉浮在進退榮辱,悲歡離合的人,自然會慨嘆“人生如夢”。

  “燕子樓空,佳人何在?空鎖樓中燕。古今如夢,何曾夢覺?但有舊歡新怨。”

  是啊,古今如同一夢,而許多人未能從夢中醒來,卻在舊歡新怨的怪圈中輪回、反復。這才是人生的最大悲哀。但蘇軾依舊清醒,因為,人生的痛楚,摔打煉就了這樣一個敢愛敢恨,豁達超然的一代詞宗。

  說他敢愛敢恨,是因為“一曲陽關情幾許”,送別友人他懇切真誠;“明朝酒醒何處,腸斷紫玉簫”,離別之時他肝腸寸斷;“料得年年腸斷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”掉念亡妻他欲哭無淚。他主張改革而又不贊成王安石的變法,司馬光盡廢新法時,又罵他是“司馬牛”。正是他的敢愛敢恨,直言不諱地指點時政,使他這個“多情者”早生華發,他也因此屢遭貶謫而一生坎坷。

  “酒酣胸袒尚開張,鬢微霜,又何妨?持節云中,何日遣馮唐?”在開朗之時不忘為國效力,一如王勃“懷帝閽而不見,奉宣室以何年?”的慨問。“會挽雕弓如滿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這,便是蘇軾的氣魄,即便是憧憬,也奔放豪邁。又有“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”一如杜甫“蕩胸生層云”的曠達胸襟與氣魄。

  “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風吹又醒,微冷。山頭斜照卻相迎。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。也無風雨也無晴。”

  “一蓑煙雨任平生”,一生的風雨換來蘇軾泰然自若的一笑。沒有人比他更超然物外,更兀傲偉岸,更剛烈坦蕩的了。就是這樣一個傲岸的人,雖然時運不濟,命途多舛,寫就的詩詞卻依舊雄健奔放,揮灑自如,仍舊志不滅,心不死。“風雨”不怕“斜照”、“相迎”不喜,無可不可,便是參透后的一種超然物外的至高境界。

  蘇軾一生雖未能“定風波”,卻未隨波逐流,泯然眾人,終是一生坦蕩,無怨無悔。“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。也無風雨也無晴。”

  這便是蘇軾的如夢人生。

  《念奴嬌赤壁懷古》讀后感(三)

  周瑜在赤壁一戰成名,名垂千古。

  蘇軾在黃州一詞絕唱,唱響千秋。

  滾滾而來的長江,蕩蕩而去的大河曾引起無數文人騷客壯志難酬的感傷,激起無數貶謫之士欄桿拍遍的憤懣。一句也無風雨也無晴,讓東坡將士子胸中的郁壘化為清風,消于無形。百煉鋼固然會所向披靡,然而折斷是其必然歸宿,那么化為繞指柔吧。誰說退卻一定是懦弱,誰說彎曲一定是屈服,內心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。

  大濟天下蒼生,積極進取,解倒懸之民于水火是讀書人的使命,帶著使命上路,鐵肩擔道義,光明磊落,剛正不阿,鄙視群小,鞭笞丑陋,錚錚諫言換來的往往是千里之外,蠻荒之地。想唱一曲太平,卻被封住了口;想舞一段升平,卻被鎖住了腳。幽人獨往來,有恨無人省。不肯隨波逐流,不肯隨俗沉浮,不肯隨人俯仰,就只有孤傲地寂寞沙洲冷了。孤獨的夜、孤獨的月,孤獨的人、孤獨的影,孤獨地舔舐傷口,仍血流不止。誰來超度你,只有你自己。

  長江依舊奔流不息,野馬般奔出一派雄壯,撞擊在沖破云天的崖壁上,激起朵朵浪花,映出英雄的面容,訴說一段段傳奇。歷史的長河只能淹沒他們的肉身,卻帶不走他們的英名。刀光劍影暗淡了,鼓角錚鳴遠去了,但傳奇的主角卻是可望建功立業的讀書人心中的長江,一想到他們就會心潮澎湃,壯懷激烈。如畫的江山,絕代佳人,羽扇綸巾的儒雅瀟灑,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,就這樣輕松地在汗青上鐫刻下你的名字——周郎。

  少年英雄,讓我如何不想他,讓我如何不敬他,讓我怎能不追隨他,然而一想一泫然。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秋涼?夜來風葉已鳴廊,看取眉頭鬢上。這早生的華發讓我對鏡不堪,年華逝水,哀吾生之須臾。人生如此虛幻,又如此短暫,一夢醒來,我還是黃州團練。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綃香斷有誰憐?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!

  儂今葬花人笑癡,他年葬儂知是誰?周郎,今天我來祭奠你,他年,誰來祭奠我?只有我自己。一尊還酹江月。

  這一路走來,走得太累,太疲憊。山重水復、山窮水盡,如履薄冰,卻身陷囹圄。有形的枷鎖只能鎖住我的身形,內心的自由卻可以靈魂脫殼。我已經一無所有,誰怕!怕誰!竹杖芒鞋一蓑衣,我的確一無所有,但我也最富有。雖無榮華聲名之享,亦無宦海沉浮之憂,剝去的是浮名,獲得的是深刻,是成熟,是寵辱不驚,超然物外的曠達。

  太上老君的三味真火煉出的是火眼金睛,風雨如晦,霜刀雪劍讓我風雨不侵,何妨吟嘯且徐行,同行的人一定都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,風雨即風景。我依然會飲酒,卻不為消愁,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。在乎不為堯存,不為桀亡的自然,自然而然。

  月有圓缺,天有陰晴,回頭看時,蕭瑟之處已是斜照相迎,狼狽之人現在應是笑臉盈盈了,忽喜忽悲,極喜極悲。朋友,當你又一次興致勃勃的時候,是否會想到下一段人生之路還會有風雨,突如其來,不期而至。風雨交加之后,又是悲喜交加之時,一如從前的我,阿彌陀佛!這是折磨。誰能折磨你,只有你自己!

  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。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!歸去!也無風雨也無晴!

  這三首詞很好地展示了蘇軾的心路歷程,成熟的過程。余秋雨在《蘇東坡突圍》中寫道: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,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,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顏觀色的從容,一種終于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,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,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,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,一種并不陡峭的高度。

  經過“烏臺詩案”洗禮后的蘇軾,似乎真的領悟了儒釋道三位一體后所倡導的人生價值規律。他為后世的“失意文人”創造了一個獨特的精神世界。

天天彩票软件 法网球比分规则 球探体育比分1.4 qq分分彩 海南4+1 新11选5 北京pk10 世界杯足球指数 亿客隆彩票 彩票北单比分 迅影网球比分 篮彩 湖南快乐10分 安徽快3 篮球比分直播90vs abl澳洲棒球比分 7星彩